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
中微半导体科创板上市招股说明书解析:LED应用增量空间巨大

    滴答,滴答,更深露重,树叶上积蓄的雨滴渐渐打湿了离佳的衣袍,她已经失去了知觉,仿佛进入了天上的仙境,在一种辽远而悬空的境界。

  她无力的动了动手指,周围是含苞的花蕾,这种食虫花在夜晚就会进入休眠状态,但它们会释放出一种迷幻的气息,让想要靠近它们的动物远离、迷惑、晕眩,以免打扰了它们甜美的夜休。

  离佳受到重创,已经迷离不醒,她动了动身子,还是无法自控,五光十色的芳香扑面而来,让人无法忽略它们的存在。

  “咳咳”她在地上画着符,一次又一次,终究难以成形,而她依然继续画,成了形的符文,法力注入之后,传信鸽展翅飞了一半又软软的落下,化为乌有。

  森林中的绿,入夜变着更加浓重,郁郁葱葱,深沉欲滴,她从高空载落掉地上,如果不是这厚厚的落叶,或许已经粉身碎骨了。

  “呼,想我离佳风光无限,勤苦专研,到头来要孤独的死在这食虫花中,我这一生究竟做了些什么。”离佳自嘲的说,她躺在地面上,手指脚趾都没法动一分了,只有眼睛呆呆的注视着树冠空隙间的天白,天上的星星点点,如此美丽,以前的她都在小心谨慎的活着,至今都不曾仔细的看看周围的景色,这样的天光在她狼狈不堪的此刻,依旧璀璨夺目的变化和自然的色泽,他人的悲与欢,喜与乐,苦与愁,怨与恨,荣与辱,美与丑,都无足轻重,渺小如尘埃。

  “花开花落番禺巷,几春风,几秋雨,

  淡淡一笑莫愁苦,离别印染鬓添霜,

  秋千度,花容里,久伴花桥久伴情,

  吾本是风尔是木,风过无痕木无心。”她哼着儿时的俚语,一停一顿的反复哼。她除了能感知,身体的神经已经严重受创,身体的每一处都如同被电击,麻酥酥的被蚂蚁啃食的骨头。

  “谁在唱歌,不会有鬼吧,这鬼地方,爷我好久没当正常人了,还真有些不适应,还好爷的体制还不错,真妒忌自己。”杜能一脚深一脚浅的朝着翻明鸡飞来的方向走。

  “爷这身材不是白练的,不然走这么远还真是吃不消,也不知道那丫头给我吃的什么,爷筑基的功力竟然也能说封就封,不一般,这软啪啪的真气,快成假气了,堵的爷小心肝的发慌,这半天也不见个人,翻明鸡跑到这阴森恐怖之地做什么,会鸟儿。”

  杜能停步,看了看天,月亮周围一层薄雾飘过曳过,时明时暗的晒着森林中的植物、动物。啾声、虚声、湿气中滴滴哒哒声,都挡不住女子低低的哼唱声。

  杜能听真切了,是有人在吟唱,一会停一会又继续,他停下脚步细细的听,这声音越来越熟悉。他犹豫几分,猛然觉醒,寻着声就跑了过去,因为声音越来越微弱,他必须跟着最初的感觉寻找声音的来源。

  杜能加快速度,踏烂了无数的食虫草,食虫草临死前张开芳香的口径,吐出一股绿烟,最终被是被无情的践踏。

  杜能趟出了一条道路,裤腿和靴子上被溅了厚厚的绿色粉末,他掩住口鼻,跌跌撞撞的找到了气息奄奄的离佳。

  杜能听到熟悉的哼唱时,已经隐约可以确定这就是翻明鸡的主人,长久的在荒芜的大海中漂泊,第一眼就见到让他雄性激素分泌过多的惊艳女人,而且还是如此完美的浴美人,加之声音甜美,他怎么能不记忆深刻。

  他扒开错综复杂的早草,并没有强行的把她扶起来,而时跪扶在她身边,轻轻的撩开她手腕上的法袍,却被一股强烈的冲击波弹了出去,但已经很微弱了,定是开启的自我防御,但施咒者定然伤的不轻,不然他所受的攻击也不会如此微弱。

  “你怎么了,谁把你伤成这样的,真没风度,敢对女人下手,我都舍不得,是不是男人。”杜能看清那身熟悉的袍服和易了容的脸,可以确信,这就是被他看光了身子,封了他功力的翻明鸡的主人。

  “你,你走开。”离佳像个破布娃娃,断断续续需的说着话,“他们,在找你,你自身难保,还是,少管闲事吧。”

  她的咽中干涩,身体开始发热,神志渐渐模糊。

  “你封了我的功力,我走那里去,左右是死,我还是哪里舒服哪里呆着吧,再说,我把你都看光了,怎么也是,要给你个交代才行,我是家中独子,我家是江南还算有名气的商人,不过我入道之后就和尘世脱离了联系,我至今未有妻室,也没有道侣,你要是愿意,要不我娶了你吧。

  你要是喜欢世俗的纳娶之礼,我就带你回江南,你若喜欢道家的仪式,我们就回我的门派,不过你们的主人属于邪门歪道,不知道能不能被我师父接受。”

  杜能叽里呱啦的说的起劲,再一看离佳眼睛闭紧一动不动,脖颈冒着豆大的汗珠,被人皮面具遮挡下的皮肤呈现不正常的红,他伸手抚上她的脸,想去扯去她的人皮面具,手停留了许久又放弃,转而拉起离佳的手腕,手指搭在她的腕脉上,细细地察看。

  停留了好一会,他皱起眉头,在怀中掏出一颗弹药毫不犹豫的放入离佳的口中。离佳呻吟一声,一口黑血喷出,喷了好不防备的杜能一头一脸,杜能很自然的拿起离佳的袖子给她擦了擦她的唇上的血渍,又就这她的袖子擦了他自己的脸。

  离佳吃过丹药精神恢复了许多,她看着杜能说:“你为什么用我的袖子擦,不用你自己的。”

  “我的袖子太脏了,不擦还好,一擦脸更脏,你的不是刚换过的吗,呵呵,干净一些,反正都擦了一下了,再给我擦一下也无妨。”杜能坦然的笑着,露出雪白的牙齿,眼睛精亮的看着离佳,手指还搭在她的腕上探着脉搏,脉搏从刚才的混乱变得满满正常。

  “你给我吃的什么,我,感觉好多了。”离佳一脸戒备,后来又缓和了语气。

  “这样才对,我刚才要是不管你,估计你肯定神经错乱,暴体而亡,以正常歹人的思维,肯定要先奸后杀才合理。”杜能边说边比划,一脸的戏虐。

  “你。”离佳小声的低估,气的扭过头去,不再看这个一直喋喋不休的人。

  “爷要是想对你怎么样,也没必要再给你吃个丹药了,你看你给我吃封印功力的毒药,我却把我都舍不得吃的大还丹给你了,你是不是很感动呀,是不是觉得爷很大度呀,很男人呀。”杜能乐观开朗,一口白牙明晃晃的炫耀着自己的功劳,眼睛还一眨一眨等待夸奖。

  “大还丹,很珍贵。”离佳看着那张神采飞扬的脸,淡淡的笑了。她慢慢的从怀中拿出一个瓷瓶,从瓶中道出一粒黑色药丸在手心,托着递到杜能面前,只看着他不语。

  杜能修长的食指尖在她的手心似有若无的轻轻触摸,并没有马上的拈起丹药,而是在离佳的手心里顺势挠了挠,看到离佳的手指一抖,险些一巴掌打过来,脖颈瞬间由白变粉,由粉变红,气哼哼的打算收回,一把被杜能紧紧的扯住抓回手来,拈起药丸在鼻尖嗅了嗅。

  “哼,怕了。”离佳淡淡的嘲讽一笑。

  杜能摇摇头说:“很香,淡淡的体香,属于你的味道。”说着他目不转睛的看着离佳在暗夜中明亮的眼睛,深深的又嗅了嗅黑色丹药。

  “你,可耻。”离佳被她的话闹了个大红脸,她哪曾这样多多番调戏过,恼羞成怒的骂道。

  “人不风流枉少年,调戏一下败败火,趁着你不能发威,我不好好调戏,万一你好了,又想杀我,我不是很吃亏。”杜能对着离佳眨了眨眼睛毫不犹豫的接过吞下。

  “你不怕这是更毒的药。”离佳看着他认真的说,她的身体已经可以动了,神经也在以可感知的速度续接,她的功力已经在慢慢恢复这大还丹绝非凡品。

  杜能看着她笑了笑,不以为然的说:“我想你不会那么蠢,我还能利用,你杀了我,谁背你到安全的地方。这方圆百里每个人烟,这么久了也没有看到追踪你的人。想必伤了你的人,定是以为你必死无疑了,幸运的是你碰上了爷,而且碰巧爷的身上还有一颗起死回生的大还丹。”杜能一脸得意。

  药力已经发挥作用,他顿时觉得浑身充满力量,他静静地坐下运行了一个小周天,慢慢的恢复了功力。

  而后,神轻气爽的背起离佳。起初离佳还有些排斥,扭动了几下之后,就安稳的由着他背着。

  “这里你熟悉,哪里比较安全。”杜能微侧头看着后面的离佳,心情极好的问她。

  “向那个方向,穿过那道崖壁裂缝,有一个山洞,很安全。”离佳遥遥的向着虞古所在的山洞方向一指。

  杜能一个大跨步,摆臂间已经移形幻影的来到了离佳所指的方向的山崖裂缝处。

Copyright © www.xxootu.com 淮安市彩虹LED照明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苏ICP备18788138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