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
四大长老修炼的洞府中Acuity Brands再次对LED产品提价 这次不是因为关税问题

    禁地的秘境处,不时有呼噜噜的声音发出,离佳隐匿在禁地之外的一颗树上,在她的神识范围内,任何声音都变得清晰,野兽的酣睡声如在耳边,她集中精力神识展开,绵绵延延的意识波如同长了腿的精灵,滑过无风自动的地被,透过密密麻麻的大叶灌木,穿透葳蕤可观的乔木,直达禁地的地底深处。

  这个距离对离佳而言已经是极限了,她必须保持安全范围里探听消息,上次能那么近距离的探听,原因之一是因为她的发袍特殊的隐匿能力,另外,四大长老正在运功,精神力都集中在祭坛上,更自信没人能偷偷潜入,但自那次,就没有例外了。

  森林到了夜晚,湿气、雾气都会浓重几分,离佳黑色袍服包裹着玲珑娇小的身体,她时刻处于紧绷的状态,不敢有一点分神,用六感专注的感受四长老的对话,随时注意这周围的动静,这需要强大的精神力。

  四大长老修炼的洞府中,二长老面前摆着一个红陶胎的绿釉陶奁,这个镜匣造型美观细腻,直筒形的陶身,平底下设三熊足,直口平沿,陶身是山峦嶂叠,密林中有孩童、女人在嬉戏。

  博山盖则是男人们在围捕山兽,这些猎人比较模糊,但山兽却清晰可辨、形象怪异,这山兽正是传说中的凿齿,长有象凿子一样的长牙,手中持有盾和矛,人形兽口中正在贪恋的吞吃一个猎人,却不知猎人们已经准备好了铁笼、迷药,布下了陷阱。

  二长老纤细的手指涂着胭脂,食指兰花优雅的提起博山盖,看了盖子上的凿齿,放在石台面,他低低的笑声带着“魔性”,几位长老停止交谈,看向他。

  “犯神经了,笑的那么贱,我鸡皮疙瘩都打架了。”三张老北明喋喋,他果然不自觉的大了一个冷战。

  西雾不语依然带笑,白嫩的手指拿起里面的铜镜,铜镜背面是上古凶兽,九婴,它是水火之怪,能喷水吐火,它的叫声如婴儿啼哭,有九头,故称九婴,铜镜的镜面光洁可见。

  西雾并没有对着镜子照自己,而是拿起镜子,微闭双眼,感受好方位,将镜面对准那个方位,手指一点铜镜背部九婴的中间的兽头,兽头张开口开始吸食他的血液,而后,镜面瞬间变得耀眼,从镜面延展出去的光柱无形的穿透洞府的墙壁,直击目标,这切都只在一呼一吸之间完成。

  离佳也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暴力,她马上收回神识,但这攻击无形而难缠,她被这股暴击之力结实的打中,身体受到震撼,一个趔趄摊到在树杆上,如果不是她预感不妙,及时的收回神识,她已经死在当场了。

  “噗。”离佳吐出一口血,她又强行吞了回去,对于巫者和祝由师谨慎是他们的习惯,不能留下一丝可以利用的痕迹。

  “老不死的,警惕如此强。”她的意识受到了巨大的攻击,有一瞬间的迷离,模糊。这种无形的震荡,使她面色苍白,身体颤抖,如遭电击,她在尚有一丝理智时,快速的催动法袍,御风而行,向着她修炼的山洞飞行。

  黑袍展翅如暗夜中的蝙蝠,在沉沉的黑夜中难以察觉。她开始还有意识,到了后来已经模糊,直到无力驾驭,起起伏伏的上下翻飞,有时撞到树冠,有时挂到树枝,她时而清醒时而迷糊,到了意识消散的最后,她开始慢慢的下坠,重重的落到的地上,一蹶不振。

  “哼,让猎物跑了,不好玩。”西雾傲娇委屈的一笑,将铜镜擦拭干净,小心翼翼的重新放回绿釉陶奁中,又将博山盖盖好,优雅的跪坐在蒲团上,将手指含入红唇中吮吸,恁得妖冶。

  “跑了,看来是个高手,莫非真有闯入者,我去瞧瞧。”北明倏然站起,就要出去抓人,查看蛛丝马迹。

  “别费力了,没有留下痕迹,是个聪明的偷听者,估计也难道活长,呵呵,真可怜,呵呵呵呵……”西雾笑的疯癫。

  “会不会是离佳。”北明转悠的拍着脑门灵光一闪,脱口而出。

  “她应该没有那样的能力。”南诡大摇其头,他的大耳垂一摇头也跟着摆,活像一个被打湿皮毛的狗在抖干,西雾看到这一幕,更笑的没了形象。

  北明和南诡脸皮抽搐,他们看着大长老东渡,直眨眼睛。

  “等他自己笑抽过去。”东渡一句不文不火的话,让西雾瞬间恢复原样。

  “放心吧,活不长久的,他被神识反噬了,此人神识强大,只有像老娘这样修习幻术的人,意识力才会如此一样强大,起初连我都没有察觉,此人非同一般,神识绵而杂,不具任何攻击,极难察觉,应该是专修过意识力。真是可惜了,被我的九婴境察觉了,看中了,他意识力越强大被九婴镜反噬的越大,哼,叫他偷听,这下死了吧,呵呵……”西雾又开始笑。

  “别理他,每次用完那个破镜子,他都犯神精。”四长老南诡听明白了原委,也就不再追问,他确实不曾发现有人听墙角。

  三长老北明沉不住气,对着西雾叫到:“看清是谁了吗?”

  “老娘怎么会知道,你以为是太上老君的照妖镜呢,还能看出个原形来,这是意识攻击,无形的,说了你也不懂,除了玩毒,你懂个鸟呀,哦,鸟你也不懂,因为你都不会用吧,哈哈……”西雾毫无形象的抱着肚子狂笑不止,拍着桌子,如同捡了天大的笑话,眼泪都笑出来了。

  三长老被嘲笑的脸色紫红,起身就要暴走,却被大长老东渡拦下。

  “护上有风,凌天有星,开口闭口归与元明,走。”东渡咒语一出,咬破手指,一滴血点在西雾额头,瞬间被吃进皮肤,西雾马上停止了狂笑。

  他笑的肚子疼流着泪说:“我怎么笑的不想停呀。之前用九婴镜也没有这么疯癫呀,老娘快笑抽了。”

  “你中邪了,你反噬了别人,别人也反噬了你,蠢货。还在那里美呢,我要是放任你这样笑下去,你非笑死不可,你若是笑死了,脸面还要不要。”东渡一甩袖炮看着存放九婴镜的陶奁,眉头紧锁。

  西雾拍打着脸,整理着衣裳,他红艳艳的袍服,突显的他刚笑过的脸,涨的紫红,他恨恨的说:“奶奶个熊的,笑的老娘的皱纹都出来了,是我大意了,不过,你救老娘的恩情和你叫老娘蠢货的无礼扯平,别想占老娘的便宜,肉偿免谈,哼。”

  “老二,你不作是要死呀,几百岁好几的老皮了,茧子上面起茧子,还真不是一般的厚呀,我的娘呀,天下女人死绝了,东渡也不会看上你吧,男不男女不女的。”三长老实在忍不住了,刚才被嘲笑,他借机发难,找回面子,这几百年对这么一张妖孽的长相,他实在是痛苦无奈。

  “那可不一定哦,男人的魅力可不输于女人,是不是,大长老。”西雾掩着嘴笑,眼睛还不时的给大长老放电,尾音拖的极长,几位长老浑身打战。

  “又发贱了。”北明最看不上西雾的做派,他直爽的性格暴露无遗。

  “咳。”东渡干咳一声,转移话题,“我总觉得最近族里有些过于安静了,你们还是多注意些。任何细微的变故都不能放过。我总觉得有大事要发生。”

  “你多想了吧,这鸟不拉屎的地,出入都困难,有什么大事发生。”四长老南诡的耳窝小,耳廓肉厚而大,大耳垂长而饱满,活像一尊菩萨,他笑眯眯的说着话,总让人相信是真的。

  “但愿我是多想了。”东渡哼的一笑,袍服一甩,带上兜帽走出议事的洞府。

  “大黑天在屋子里还带帽子,装什么神秘,散了散了,累死老娘了。”西雾的话有引来很多白眼,其他长老也各自回到自己的居所修炼。

  翻明鸡被杜能放飞以后,一路欢腾的穿行在树林间,咕咕的叫着,来到离佳修炼的山洞,这片山洞所在地与禁地方向相反,在这片岛屿森林的另一个边缘,这里多见毒蛇猛兽,地形复杂,沼泽浅滩较多,一般的部族人很少进入这篇区域。

  翻明鸡视力绝佳,它羽翼下的眼睛是它最好的天然导航,具有长于任何动物的超凡捕捉力以及辨识度。

  当年虞墨死后,离佳的姐姐离古为虞墨生下一女后抑郁而终,这个孩子取名虞古,离佳背着长老把虞古藏在地洞教养,隐瞒了身份。这地洞里常年不见天日的孩子正是当年虞墨和离古的血肉。

  翻明鸡扑打着翅膀从裂缝处进入,来到虞古的山洞,一落地就蹦蹦达达跳到装满毒蛙的陶罐,享受着它的晚餐,它最爱吃两种“眼”,一是眼睛,一是心眼,这种毒蛙的眼睛和心眼是它的主要食粮。

  虞古看到翻明鸡一如既往的来吃蛙,他的眉头舒展了几分。手中的几柄石剑已经都打磨完成,他静静地坐在石面上,一拋一拋的丢着石剑,九柄石剑顺着他的拋动,次第的拋上落下,发出有节奏的声音和翻明鸡追捕毒蛙兴奋的咕咕声一唱一和。

Copyright © www.xxootu.com 淮安市彩虹LED照明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苏ICP备18788138号-1